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企业文化

凌晨两点才开工 机器轰鸣惊四邻(组图)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2  

  8月3日晚至4日凌晨,本报派出多路记者,对8月3日本报刊发的《通宵施工十工地吵得居民睡不好》一文中所列的十个扰民施工工地进行暗访,发现有的工地已停止夜间施工,有的却依然如故,更有的“躲猫猫”至凌晨2点左右开始施工。

  记者赶到国安厅宿舍处工地,几辆货车和一台挖机停放在工地现场,几名工人正在聊天。23时4分,在国安厅大院内的一台挖机开始轰隆隆地工作,并持续到23时11分货车装载满离开工地,挖机也随即中止工作。记者在此观察直至4日凌晨1时35分,该工地未继续施工。

  该工地旁黔逸花园的值班物管人员告诉记者,8月3日以前,这里连续近两周的时间都是在晚上18点以后开始施工,通常会持续施工到24点以后,如果碰上赶工期,施工时间则会延续到次日凌晨三四点钟。

  一些周边居民也对记者说,挖机夜间作业,噪音特大。“只有等到凌晨两三点作业完毕,才能得个安静。”国安厅宿舍的金先生告诉记者,投诉了几次,都没有改观。

  昨日上午,记者通过云岩区城管大队机动特勤队获悉,今年4月中旬第一次接到该区域的扰民投诉,由于该区域多数是散作业,故找不到具体施工方。至于国安厅大院的施工,云岩区城管大队了解得知,该工地施工是国安厅内部维修队进行维修作业,现只是一些收尾工作,收尾工作结束后,该区域夜间施工作业扰民现象也会随之得到缓解。

  据云岩区城管大队机动特勤队有关负责人介绍,在国安厅宿舍附近目前有两个工地施工,一个是国安厅内部维修作业施工,另一个是云岩区法院办公楼建筑工地,云岩区法院工地近日都是白天作业。同时,记者在该区域采访时间内,也未见云岩区法院建筑工地施工。

  记者来到位于宅吉小区永安寺路由贵州典城房开有限公司开发的楼盘,承建该楼盘的是贵州海宇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城管及有关部门经常过来查看,这个工地在夜间基本没有施工,也没有噪音扰民的问题。”工地对面马路边一小卖铺老板杜宇说。

  随后,记者进入该工地,看到没有出现灯火通明正在施工的场景,只有一些大货车载着满车的砂石正往工地中驶去。“我们夜间都没施工,晚上工地只有大货车载着砂石进入,因为白天大货车进不了城。”该工地值班室内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记者来到位于相宝山的贵阳塑料七厂处工地,走进工地可听到“哐当哐当”声,在工地的大门外顺着围墙大约走了60余米来到工地后方,感觉噪声越来越响,透过工地围墙的缝隙,记者发现一辆挖掘机正忙着将土石方装到旁边的大货车上,而先前所听到的“哐当哐当”的噪声正是从此发出的。

  “每天晚上都通宵施工,吵得我们睡都睡不着觉,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了。”在工地旁做生意的张女士告诉记者,每晚一过10点,工地就准时开工。

  记者了解到,此处工地属于施格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施工方为七冶土木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去年9月24日开始施工。

  记者随后回到工地的正大门进行蹲守,并记下了工地的施工过程。昨日凌晨0时整,第一辆装满土石方的货车离开工地,0时15分至30分,陆续出来三辆货车,0时25分,连续进入4辆货车,0时35分,出一辆货车,0时45分,一辆货车进入。工地内挖掘机一直在工作,噪声持续。

  凌晨1时,云岩区城管大队工作人员接到群众举报来到该施工现场,要求工地停止施工,并向工地下达了《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工地挖掘机这才停止工作。

  该工地施工停止后,记者继续蹲守在工地附近,凌晨1时15分,两辆货车开入工地被劝退,1时50分,进入三辆货车,停在施工工地,2时5分,施工人员陆陆续续离开工地,直到2时50分,记者离开工地,该工地未再次施工。

  在省博物馆对面大门口,一辆满载钢筋的货车正准备开进工地,拉货的司机告诉记者,他是水钢公司的司机,每天夜间都要往该工地送一车货,“每次来的时候,都有工人在工地上施工。”

  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这个工地项目叫北京路银海元隆购物广场,工程规划项目有1-7号7幢楼及10号办公楼,承建单位是中铁五局;开工一年以来,由于工期紧,夜间经常有几十人在通宵作业,但主要是打混凝土为主。

  “白天连看电视都被吵得听不清声音,夜里睡觉经常被惊醒。”谈及该工地噪音的影响,家住北京路191号的司大爷大吐苦水。司大爷家住在一楼,经营着一家小卖部。长时间守店,看电视成了他的主要娱乐方式;该工地2009年下半年开始打桩后,司大爷这个爱好就遭到了严重影响。每天大清早,工地就传来“砰砰砰……的敲击声和打桩声,有声电视顿时沦为无声电视。特别让他难以忍受的是,白天在痛苦中煎熬,晚上也不得安宁。因工地晚上打混凝土,泵车的电动输送设备往往会发出地动山摇的声音,正在熟睡的他,经常被惊醒。

  日前,不堪其扰的司大爷找到施工方交涉,施工方对此表示,七号楼地面下还要扩至10米左右深,但楼房建成后不能放炮,只能用发出噪音的钻地设备慢慢地钻,预计还要三个月左右才能完工。

  记者沿工地转了一圈,发现该工地很多地方离居民住宅楼只有三米左右,灰尘、噪音给居民日常生活带来了极大困扰。如在二号楼背后,几辆泵车正在往房顶输送混凝浆,设备每隔几秒就发出一声剧烈震动声,不说睡在床上,就是在路上行走,也让人感觉到脚下的震动十分强烈。

  记者来到朝阳洞路省干休所旁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此时工地已经停止施工,里面停放着3台挖掘机,工人正在清理地面。

  “刚刚结束施工,吵得恼火,周围居民意见都很大。”工地旁边保安小区值勤的保安李明建告诉记者,这个工地是一个名为“恒力房开”的公司所开发的楼盘,目前还处在打地基的阶段。

  “这工地有时早上7点就开工,晚的时候要整到半夜2点左右。”李明建称周边住的都是退休老干部,大家对此都很有意见,也去找施工方协调过,但都没有回音。

  “前段时间放炮,还震碎了5楼住户的玻璃,可想这声音有多大。”李明建说这个工地还曾被相关部门处罚过,可好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日夜施工了。

  “我儿子今年读初一,在家做功课,天气再热都要把窗户关死。不为别的,就因为外面声音太吵了。”住在附近的徐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是开酒吧的,半夜2点左右才会回家,可就是这个时候,工地有时都还在施工,挖掘机发出的噪音根本就让人无法入睡。

  记者沿着钢筋切割机、水泥震动泵轰鸣声走进百花山金狮小区二期工地。数十米高的吊塔上,4盏大灯穿透周围居民窗户,将房间内照得一片雪白。轰鸣的机器声震耳欲聋,水泥搅拌机旁,几名工人正在忙碌着添加沙石。一台装卸机正冒着黑烟铲沙作业。

  绕过两栋早已入住的居民楼,爬上台阶,紧邻住宅楼的工地现场内,几盏大灯下,浇灌水泥的工人正拿着震动泵作业。相隔10多米远的工地上,一名工人正摸黑使用切割机切割孔桩框架钢筋,刺耳的切割声格外尖利。

  进入工地刚拍了几张作业照片,两名施工现场负责人模样的男子赶了过来。得知记者现场采访,两男子赶紧叫停正在切割钢筋的施工人员,并解释说:“深夜施工扰民,是因为工期紧,被逼无奈,才违章行事。”

  直到昨日凌晨零点30分,记者离开施工现场时,该工地依然在继续忙碌着,轰鸣的震动泵相隔三四百米都能听到。在该工地现场,钢筋拉直器仍然在忙碌着,将一捆捆钢筋拉直剪切,为混凝土做支撑力量。

  “打城管电话举报?一点用都没有,城管来了停,走了接着干。”工地旁小卖部老板田先生抱怨说。

  记者来到双峰路贵阳市肿瘤医院行政楼施工工地现场,由贵州宏科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该项目显得十分宁静,没有人在施工。

  正在看守工地的一位保安介绍,该工地项目是贵阳市肿瘤医院的行政楼,项目计划到今年10月份完工,但从三个月前施工开始,工地和周边居民的矛盾就开始突现出来。

  “最近有所改善。”该医院一位值班人员表示,由于周边居民反应强烈,院方和施工方也达成一致意见,不论工期有多紧,即使夜间施工也不会超过23:30。

  记者8月3日23时30分出发前往飞山街中医二附院工地,还未到达目的地,就有了意外发现。记者路过河西路,突然听见震耳的货车马达轰鸣声。记者赶紧下车了解,原来这里也是一个工地,只见工地大门处一年轻男子正拿着水龙头在冲洗即将出门的一辆大货车,而后面还等着三四辆同样的货车,这些货车都装满了工程垃圾,在十几米外就能听到轰鸣声。

  记者了解到,这是贵阳国贸春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一个工地,现在正由贵州康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进行土石方开挖及边坡支护工程。

  8月4日0时,记者到达贵州建工集团第九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门诊综合楼工地,工地大门紧闭,一旁的侧门虚掩,正在修建的大楼亮着灯,但却没有人施工,整个工地也很安静。

  工地对面烤肉店的服务员告诉记者,这个工地每天都在他们快要打烊也就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才开工,开工后各种噪音吵得附近居民都睡不好。

  记者决定在原地等待。凌晨2点多,原本一片寂静的工地突然“活”了过来,工地的灯陆续都亮了起来,一阵喧闹之后,搅拌机运行时发出的巨大噪音就传了出来,不一会就有人打开了工地大门,满载着的货车在这里进进出出,川流不息,各种工程器械都被开动起来,工人也没闲着,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不绝于耳……直到凌晨2时40分,记者离开时,这里依然热闹非凡。